aceki布

哈哈哈哈哈喜死我了


刺羽久生:

【百花】【6P!求翻页!!】

“你晓得哇?云南话里头骂人读作‘操人’嘎……”

方言梗哈哈哈哈哈 @杳桑云 和云云昨天下午开的脑洞……

一共6p,为了中间的某几个表情弄了全彩的条漫真的是虐死我了……

中途还死机一次不过终于产出来了!!!妈蛋中途画的时候看见橘昊和张雪姨我真是自己都&!!)#(&¥)++了!

百花真是一个充满乐趣的地方嘻嘻嘻!

最后于锋大人客串一下!小小于远SP!心满意足!

原文字地址→http://gloryyxwan.lofter.com/post/43ba10_4ec0d2f

笑得在床上翻滚。

双神党头顶青天。
【哥哥是社会人士,很忙】脑补【社会人就是任性】hhhhh
感谢猩猩发糖 !我的双眼仿佛洞穿了未来看到了大把大把散发双神同人图!
开心!

给隔壁班撸的黑板报,画的前一天动画刚完结。

金木这孩子三观挺正,萌萌的呐。

这辈子第一次摸水粉,画得不好,不过觉得水粉这玩意还挺好玩!

【存】人类补完计划

eva啊

Arthur_Glock:



人类,占据智慧之果的物种面临着危机,诚信的危机。

人和人之间的距离其实就是人类之间心灵上的隔阂。

心魔蚕食着人类的心。

看不懂身边的人,身边的人也看不懂自己。

暴力、犯罪、性冲动、欺骗都是人类保护自己的卑劣的手段。

照相机能够拍下人的表情,可以揣摩人的思想,但是没有东西可以了解人类的心灵。

人类的精神已经受到了太多的污染,人类的肮脏已经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只有重新回归母体,重新开始人类的历史才能避免悲惨的结果。

阴天压抑著人的心灵,雨水刺激著人的兽性。

人类需要觉醒,需要回归。

性,人类的动物冲动构成了人类社会,

也给人类心灵造成了巨大的影响。

性犯罪,男女不平等各种和性有关的事务是心灵的缺陷。

崇高的性在现代社会成了污秽,

西方国家经历性革命之后对性又恢复到几世纪以前的态度。

在东方,性依旧是朦胧的,不充分的了解促使性沦为道德的垃圾。

性,人类最基本的分类需要补完。

性的补完不是生理上对男女性器官结构的改造,

而是人类对性心灵上的补完。性应该从压迫的含义中释放,男女平等。

带有攻击性的阳物不是压迫的暴力工具,而只是完成性行为的必要道具。

被动的阴部则是包容对方的容器也是通往诞生的通道(The Passage to Birth)。

生命的诞生需要这两种物件。

摆脱性的压迫,重新面对性是女性完成性补完,

人类补完计划之一的必要条件。

而男性放弃虚伪的暴力回归母体也是补完的一部分。

性补完是双方的,单方面无法完成补完。

女性作为生命诞生的容器对男性回归有无法抵挡的吸引。

妊娠,生命的徵兆,昭示着罪恶的轮回。

莉莉丝(Lilith)在召唤人类的回归,女性在召唤对方的融合。

补完在性的复苏和回归之后开始。

事物的占有,是人类发展的开始,也是人类灭亡的徵兆。

财富的占有把人类的自私膨胀到了极点,心灵已经受到了污染,而这种污染随着物质社会的发展不断扩散,

最终人类的心灵会被没有生命的物质所控制而被引导至灭绝的地域。

对现有的不满足刺激人类利用智慧之果不断创造出新的物质来满足人类天生缺陷的心灵。

心灵的缺陷永远无法通过创造来填补。

这种填补只会扩大心灵的缺陷。

原本黑色、代表沉睡的夜晚被人类创造出来的火破坏。

血腥的食物被人类扭曲了原本的含义。

创造是灭亡的先兆,灭亡是创造的最终结果。

人类走向灭亡,伴随著坏死的心灵。

心灵的缺陷无法通过创造来补完。

只有心灵的忏悔才能完成心灵的补完。

只有慢慢消亡的占有欲望才能达到最终的补完。

自灭是现在唯一的自由。

淡化生存的空间,满足现有的状态才能慢慢的停止缺陷的扩散。

人类,为了自己所创造出来的东西而自残。

放弃虚幻的物质,放弃引向灭亡的创造,和万物一起呼吸才能补完坏死的心灵。

智慧之果是人类创造世界的工具,也是被永久剥夺生命延续的缘由。

智慧,是死亡之树的毒果,把人类引向了地狱的大门。

人类的智慧是欺骗自己和欺骗自然的技巧,而自然对人类的智慧表示了最大的嘲讽和报复。

恶化的环境、越发复杂的人类之间的游戏、失败者悲惨的结局都是人类最终走向灭亡之路上已经付出的代价。

人类最终会接受来自自己的末日审判。

人类的智慧没有因为一代代人的消逝而消逝,反而更加散发出更加耀眼的黑色之光。

人类心灵隔阂的造成都是源自积累的智慧,没有智慧,人类可以永远生活在和谐的自然之中,和其他生物一起缘生缘灭。

而智慧的传递使人类和其他生物隔绝,也和同类产生了距离和矛盾。

没有智慧的人类,不会因为一丝不挂而感到羞愧,这是自然的力量所赐予人类最美好的容器。

人类的智慧已经进化到一个无法突破的死角,等待人类的是不断的徘徊和最终心灵的坏死。

智慧是罪恶的根源,人类在高速发达的社会中产生的犯罪、矛盾、强权都是智慧的恶果。

人类心灵的补完需要的是放弃智慧的存在,让人类心灵的隔阂逐渐消亡。

智慧不能带给人类文明的永生,只会让人类永远无法寻找到生存的真理。

拒绝放弃智慧的人类,面临的只能是完全沉默的心灵。

人类的羞耻感所形成的一系列道德标准阻碍了人类发展的空间。

人类自己所制定的道德标准把人类从广阔的天地带入了一个充满教条、约束、无法展现人类自我价值的黑色且阴冷的房间。

人类把自己捆绑在了自己的所创造的世界中,是人类最终陷入发展死角的无知。

人类自以为是真理的道德其实是人类无法约束自己行为的枷锁。

人类补完最终要取代道德,人类最终是近似完美的形态。

在道德无法约束人类行为的时候,道德的价值是无法经受考验,人类推崇的价值还是要被人类自己抛弃。

人类反复无常地把自己所创造的价值当作玩偶,任意摆弄。

当耶稣被永远的钉在十字架上的时候,就已经证明了道德的无用。

人类需要的不是在道德的空间中生存,人类心灵的补完是人类对自傲的忏悔,是回归自然的过程。

遵循自然的条例才是补完唯一的途径。

人类以道德的价值和自然的教条所并撞,最终人类会受到审判。

没有了道德的束缚,人类就开始了补完。

好棒好棒

栗孑桑:

有时候也会丧病的画自己和男神的cp呢*罒▽罒*【旧图】

『神威X神乐』西元尽头

好萌

以你为名:

Today  is   the  end of  memory .


其实很不喜欢那句“都已经过去了”。




1。>>


神威尚五岁的时候,对“妹妹”这个概念还不是很清楚。只知道大概是一种小小的,柔软的生物,不能硬碰。被自家老爸领到婴儿床边上时,他并不想接受里面那个丑丫头。红色皱巴巴的皮肤,头上的一点橘色绒毛却很温暖。


 


“妹妹……好丑……”神威扁扁嘴,完全不像另外男孩子说的那样可爱。


 


“臭小子你生出来也这样!”恋女情节严重的爸爸抱起神乐,用脸蹭着。空着的手狠狠敲了一敲神威的脑袋。不知道是不是胡渣有些痛,她哭了起来,吵闹的仿佛世界都要崩塌了一样,爸爸很是尴尬。


 


“小神乐~不哭啊不哭啊~看~爸爸~”年轻的爸爸还有很飘逸的头发,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对着爸爸的脸,神乐哭的更是起劲,明明自己也没有长的很好看。


 


神威站在那里,看着她,看着爸爸反复做着鬼脸想把她弄笑,神乐一直哭,眼神躲开前面恐怖的星海坊主,这个时候她看到了哥哥。在她出生到现在的短短几天,她脑子里不可能有哥哥这个概念,但是看到这个眉眼弯弯的人,就径自想靠过去,暖洋洋的,像是每天早上叫醒她的那道光。


 


她突然就不哭了。


 


妹妹被如获大赦的爸爸放回床上时,神威又踮起脚,探头去看她。大眼睛湛蓝,睫毛颜色淡淡的,皮肤白皙的有些过分,好像他,眼角眉梢都像。血缘真是奇怪的东西。不知道以后性格会不会也很像呢,妈妈总说他吵闹,虽然神威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很吵,但是希望妹妹不是个吵闹的孩子才好,不然他才受不了。


 


这样想着,他小心翼翼用手指伸向那个看上去很容易弄坏的小东西。


 


神乐咧开嘴角,就在神威以为她又要哭的时候,她握住了神威的手指,笑了。


她对着她的太阳,笑的一脸灿烂。


也许妹妹,也不是很丑。


 


2.>>


 


“哥哥!”


神乐穿着小小的红袄,飞快的向神威跑过来,经过大门时时再一次因为那个总和小孩过不去的门槛而摔了一跤。


她似乎毫不在乎受伤,很快地抬起头来,小犬一般看向前面的人,额头上很快充血红肿成一个包。神威无奈的对其他的孩子说了句“等等”,一边走过来扶起仍然趴在地上的神乐,掀起黑袍子的一角擦掉她身上的灰尘,抬起手轻轻的揉她摔到的地方。


神威的手阴凉,神乐乖乖的让他揉着,抬眼问道。


“哥哥要去哪里?带神乐一起去好不好?”


每天都是一样的对话。对话的结局总是神威笑着戳她的鼻子,说“你啊”,然后拉起她的手,她也就那么跟着神威到处玩。


“哥哥今天是做什么?”


“今天哥哥带神乐放风筝好不好?”他转过头来温柔的笑着,眉眼弯的如同新月。


“风筝?”


然后一只大大的风筝撞入神乐的视线。颜色斑斓,大的几乎把她整个人都遮住了。风筝上有极细的丝线,一直连到神威的手里。神威让她牵着风筝,自己飞快的跑起来。而那只风筝也似乎随之扬起了翅膀,很快飞上了天。


“我也要玩!”她快乐的晃着两只小手,卖力的试图追上神威奔跑的步伐。而当神威把风筝线地给她时,她小小的身躯却控制不了风力,没跑几步风筝就悠悠的落地。


她脾气生的倔强,也不知道是像谁,赌气般的学着哥哥的办法小跑起来,如此反复再三却始终没有成功,尚只有五岁的孩子,嘴角一歪想哭了。


“喏,神乐。”


随着他轻柔的一声呼唤,神乐觉得手中的风筝线突然一紧,抬眼看时,风筝已经上了天,神威站在她跟前,单手拉着线,单手抚了抚她的头发。


哥哥一直,这么神奇,好像什么都有办法做到。


对于小神乐来说,妈妈似乎生了她之后就身体不好,爸爸总是在忙,一直以来,只有哥哥,会在她身边,似乎从很小的时候,就只有哥哥在照顾她了。


“想喝水吗?”他牵着风筝线,低头看她。


“嗯……”似乎被他这么一说才有这个意识。


“那么小神乐再玩一会,哥哥去找水好吗?”


她歪着脑袋想了一会,才慢慢的点了点头。也许是想跟他一起去的,但是又舍不得风筝。


神威很快跑开了,也就在他跑开之后,有几个大孩子围了过来。


当神威回来的时候,就看到几个人围成圈,扯着中间女孩子的头发,掰她的手,她明明带着眼泪,却仍旧死死护住怀里的风筝,毫不客气的对伸向它的手咬下去。他快步跑上前,手上的玻璃汽水瓶毫不犹豫的砸在了其中一个的头上。


即便是神威,也没有见过血,神乐呆呆的看着眼前带头抢她风筝的男孩子脸上流下一道血,她张着嘴不能说话,眼睛很快被捂住了。


“不要看。”颤抖着的声音,哥哥也害怕了吗?


如果哥哥害怕了,那一定是很恐怖的事吧。


趁着别人愣着,神威一把抱起神乐,逃跑了。巷弄很长,离公园到家里有不少的路,明明没有人在后面追,但神威他一直抱着她跑,长长的辫子在脑后扬起。


事后神威没有少被知晓原委的星海坊主训斥,但由于对方有错在先,神乐也有受伤。在星海坊主做了相应的赔偿后,这件事也算是不了了之了。她依旧像原来一样,钻进神威的被子,耍赖要他说故事。十岁的孩子又能说出什么故事呢,但神威知道她喜欢,便早早的学会了读书,记住书里说的,再念给她听。


“……就是这样啦。”


“哥哥,为什么小兔子和小熊要说‘从今天开始,我们不再是朋友’了呢?”


神威托着脑袋想了想,笑着看向她。


“它们原先肯定有很多很快乐的记忆啊,所谓今天呢,就是回忆的终点吧。”


她歪了歪脑袋,没能理解。


3.>>


 


神乐十岁的时候,神威开始要上高中。


不知道为什么,随着两人长大,在一起的时间似乎越来越少了。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神乐不再和神威一起睡,不再赖着他玩,不再一有事情,开口叫的就是“哥哥”了。


是啊,从什么时候开始,神威对她,也不再那么有耐心了呢。


高中似乎是夜兔的私立学校,神乐曾经去看过一次。


校门被画的乱七八糟,整个学校破败不堪的样子。当时她一撇嘴,说着好难看的学校。心里想的却是神威的成绩,不是向来优秀的吗,为什么不是进银魂高中呢。


毕竟他,一直以来为了给她说故事,很用心的读书。


他又是个聪明的孩子。


似乎在他国中毕业前夕,和帕比有过争执,但具体的,她不知道,也不敢知道。


神威国中二年级的时候,妈咪突然病重,就算全家人一起照料,也好不起来。没过多久就去世了。神乐那年八岁,穿着小小的黑色洋裙,她明白妈咪要去很远的地方,心里难过,走过去拉拉哥哥的手。但神威没有像往常一样牵起她,给她整个世界的温暖。而是定定的望过来,微微笑着,轻轻甩开了她的手。


“神乐,过去了。”他看着她,“一切都过去了。”


只是大了那么五岁,哥哥凭什么对待我像大人对待小孩子一样。


哥哥也是坏人。大人总以为自己了不起。


哥哥……神威。


就是那天晚上,神威和帕比吵架了,很晚的时候两人越吵越凶,扰了神乐的好梦,她抱着小被子爬下床,趴在房间门口偷听。


帕比也就算了,平时就很严肃,但是一直温柔的哥哥这样大声的说话让她觉得莫名的害怕。


“要不是你一直在工作工作她也不会这个样子!”


“那么你来养家吗小子?!”


后面的话她记不清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想忘了呢。


神威后来就变得不一样了,常常很晚回家,回家的时候总是带着伤。常常是嘴角的淤青还没消退,手上又多了划伤。说话的语气也变得敷衍。


明明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的说。都已经十岁了啊。为什么什么都不告诉我呢。


告诉我的话,我就有办法,帮助神威了嘛。


一定会有办法的。就像神威十岁时,总有办法保护自己一样。


但神威什么也没说,随着他的性格改变,连成绩也一落千丈,到最后只能进了这所破败的夜兔高中。


在这种高中,神威他还能变回来吗。


变回原来的,哥哥吗。


开学的时候,神威拎着完全没有放书的书包,转过头,用她熟悉的却是久违的笑脸对着她,开口又说了一遍五年前,小兔子和小熊的故事。


“所谓的今天呢,就是回忆的重点呢,小神乐。”


手抚过她的脑袋。


 


4.>>


 


“呐神乐,听说你有一个哥哥?怎么从来没见到过?”


同班的女同学志村妙与她聊天的时候突然提到了她从未提过的哥哥。


“嘁,他也算是哥哥吗,我三年没见过他了,有这种哥哥真是上辈子做了缺德事啊混蛋。”神乐反应激烈,立刻露出了鄙夷的表情。


“嘛……”见她明显对这个话题没有继续下去的意思,妙转移了话题,“2012如果真的是世界末日的话,神乐会害怕吗?”


“世界末日?”


“啊啊,好像有哪个预言吧,那个预言。”


“土方,你不懂的话就不要参与别人的对话好吗,很没品喔~”


“要你管啊你这个抖S栗子头!”


“啊拉~小总十四你们不要吵架,不然妈妈桑会难过的喔~呐~阿妙~”


然后是巨大的撞击声。


“男生就是吵呢,小神乐,”阿妙笑的清甜,“有人预言2012是世界末日喔,整个世界都会毁掉,其实现在似乎有证据在印证这个预言,你看现在江户都开始限电了,能源什么的有供应不上的危机。说不定,世界末日真的会来啊。”


按妙这么一说也是,似乎最近也有零星听到这个预言,神乐只当是无聊的言论,但是能源枯竭,环境变得越来越差也是事实。也许在工业化后苟延残喘了近百年的地球,也要到了西元的尽头了。


不知道在那之前,神威他……


愣了一下,神乐很快把这个念头清除出脑袋。


他怎么样早就不关我的事了这个混蛋!


高中毕业以后,神威连每个月的例行回家都没有了,似乎是在外面和人租了房子,有了工作。具体做什么神乐并不知道。只是有时候经过歌舞伎町时,远远地看到有人和他很像。


明明发誓过和这个男人一刀两断,第一次看到神威出现在那个地方的晚上,神乐还是失眠了。在帕比特地买的粉红色少女系床单上滚来滚去,到最后干脆用被子彻底的把头蒙起来,依旧是睡不着。


神威你,到底在哪,干什么呢。


 


末日这样抽象的概念,一直存在与意识当中。所以当事实摆在眼前时,让人意外的手足无措。


先是江户地震,再是火山喷发,随之而来的是还小,广播里不时的能听到坏消息,帕比也被调去救灾了。


电车早已停运,神乐每天都要早起一小时,步行上学。


偶尔会在哪个路口遇到冲田,然后没来由的想起小时候,似乎都是神威背着她的。彼时她一年级,他六年级。他的背不宽,却很有安全感,轻轻的颠簸能把她摇晃到睡着。


2012.12.20


日历终于撕到了这天,人们依旧那样生活着。


“喂中国妹,放学后去哪玩?”栗发少年一下课便坐到了她的桌子上。晃着两条修长的腿,气定神闲的问她,似乎是平常下课后的邀约。


“明天就是末日了小屁孩还是回家抱着妈妈的奶大哭去吧。”神乐拿出下午份的便当开始吃,“本小姐没空陪你玩阿鲁。”


“诶~那我要无家可归了啊~”他随意的挑了挑眉毛,深红的眸子里透出很淡的寂寞。


冲田三叶。冲田的姐姐,由于日渐恶劣的天气,一个月前肺炎发作去世了。从此以后,冲田成了名符其实的孤儿,土方和近藤今天肯定都是回家了的,那么就剩他一个人了。


帕比也不知道是不是还在工作,那个混蛋神威肯定不会回来,一个家,完全没有家的样子。从这个角度说,自己也是无家可归呢,念及此,神乐风卷残云的咽下最后一个饭团,一抹嘴,对冲田说,好,我跟你去。


这是她第一次进入歌舞伎町,灯红酒绿的街道充斥着喧闹的娱乐场所,末日之说对这里的人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神威他就在这里工作神火的吗。像是闯入了陌生环境的小兽一样茫然,她抬眼就唤道“NI……”


“不是N是O,OKITA。你憨啊中国妹。”不耐烦地纠正她,冲田的眼神撇到一边。一个下午他就这么随她想要什么就买什么。家人给他留下不少的遗产,但既然到了末日,再多的钱有什么用呢?


拼命工作,赚钱,又有什么用呢?


帕比也好,神威也是。


”本厂长想你叫你什么就叫你什么。“她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呐……接下来……”


她睁大眼睛看着前面,刚刚只是瞬间幻觉里出现的热现在竟然就在眼前。


“阿啦,小神乐。”隔了多年,他仍然像天天见一般自然的招呼她,笑容暖的胜过早已日渐黯淡的太阳。“怎么,来接哥哥下班吗?”他抬手向她轻挥,脸上的手上的血滴落在地上。


冲田伸出一只手护住她,警惕的看向神威,“你是谁?”


而神威就那么径自走过来,似乎完全没有看到他的存在。


说什么下班,叫什么神乐,明明你这混蛋几年来是不是活着我都不知道,为什么说的像天天回家一样?!谁要接你这种哥哥?你还配做哥哥吗?有你这样满身血的上班族哥哥吗?!


”神乐。“他笑着走到近处。“回家吧。”


神乐抖了一下。


他明明看上去极其虚弱,但却轻松地把冲田像对待一个障碍物一样扒拉开,伸手牵起神乐的手。


冲田想出声叫住她,但张了张嘴还是闭上了。她没有反抗,甚至没有回头。冲田的眼神像那褪了色的夕阳一般,迅速沉了下去。


气候早已变得奇怪,明明还是万里无云的天气就突然下起了雨,大雨晕开神威所经之处留下的血迹,显得一片殷红,长长的红带子如同地毯般铺向歌舞伎町的地下角斗场。那扇黑色的大门关上了便不再打开,角斗士一生都要被禁锢,不得自由。而此刻,那扇门分明是开着的。


神威扯下外衫给她挡雨,白色的底衫渗出大片的红色,大雨中,他的微笑一直没有变冷。


 



  1. >> 



终末。


秒钟一圈圈的再走,还有百余圈就到21日了。


神乐抱着膝坐在一旁,神威把家中所有蜡烛都点燃了,一篇烛光中,他轻轻的把桃花枝蒙在竹条上,用胶水粘好,手上的血滴在纸上,染成点点梅花。她落下泪来,神威伸手把她揽入怀里。他蓝色的眼睛像是整一个世界。


“神乐,今天我们,放风筝吧。”


Today is the end of memory.无论是快乐的,还是痛苦的回忆。但总有一些是永远无法过去的。


在终末之始,他终于回到了一开始,她所识,所念,所爱的哥哥。


末日又有什么关系呢。他牵起他的手,迈出了那总和小孩子的腿过不去的门槛。